❀Author: 寂音莲&莲宴
❀[ 30年に一度の星座が近づいてる ]

【叶蓝24H/09H】多一点

 @2017七夕叶蓝24H企划 

感谢邀请w

设定沿用了《夭寿了叶导结婚了》。导演叶和助理蓝。

大家七夕快乐——



多一点


×

 

最开始的争吵似乎已经没有人知道是为了什么了。

总之自己的爸爸和爸爸陷入了莫名其妙的冷战。

叶飒飒拿起笔写下这么一段的时候,一张小脸上满是深沉的样子。

 

距离蓝河回家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但不知道是不是约好了的,蓝河回来的前一个小时叶修就匆匆赶回了剧组。

叶飒飒敏感的觉得她的叶爸爸似乎是在躲着许爸爸。这样的直觉是她从孤儿院里培养出来的,十拿九稳,虽然那个孤儿院并没有苛待过她们,叶飒飒还是有了不属于这个年龄孩子的敏感。

这种能力无伤大雅,给她更多了一份聪慧,至少叶修和蓝河的朋友都很喜欢她。

 

她是被叶修和蓝河领养来的,两人在公开关系之后没多久就着手开始准备领养孩子的计划,叶飒飒在电视上见过叶修,没有见过蓝河。甚至在孤儿院的老师那里,她听了不少关于蓝河的风言风语。

 

叶飒飒自己都没想到会被叶修他们选中,和蓝河目光对上的一瞬间,她就在心里否认掉了所听来的,关于这个男人的任何风言风语。

男人看过来的目光之中有着太过纯粹的情绪,像是用手擦过冰面,即使在表面上并不能看到什么,内心却依旧留下了不轻不重的痕迹。

和叶修对视之后她感觉到对方眼中的漫不经心,只是这样的漫不经心多少也带了审视进来,

到后来她跟着叶修和蓝河回了家,改了名字,一直住了下来。

 

“你怎么了?”

正在走神的蓝河被这句话喊得回过了神来,看到了刚刚坐在他身边的叶飒飒。

他是今天刚回来的,进门的时候他做了好一番心理建设,而开门看到有些空荡荡的屋子时,他的心理止不住的怅然若失。

两个人其实并没有争吵,甚至于他们俩之间很少有争吵的时候。叶修这人比任何报道上说的都要再随意许多,他们两同样都是厌恶争吵这种只会消耗彼此感情的行为。

 

这次的事情更像是他单方面在闹别扭,而叶修没有料到他对那件事的反应会这么大,担心他会一时之间胡思乱想,干脆留下了彼此独立的空间,好让双方都能保持冷静。

然而他别扭过了之后,回味过来却觉得一阵的尴尬,总觉得那时候闹别扭的自己仿佛是个傻瓜笨蛋。

他想要这样跟叶修说的时候,对方刚好因为下一步电影的开拍进了剧组,让他扑了个空。

 

“我没事。”对上自己女儿有些好奇又关切的神色,蓝河努力扯出了一个笑容,“今天下午我还有些事要忙,飒飒跟我一起过去,顺便把作业也带过去做好不好?”

没有追问下去的叶飒飒让蓝河松了口气。从领养眼前这个小女孩开始已经过去了五个年头,当初那个还只有她小腿高的小女孩如今也已经上了小学了。而他跟叶修,在一起也有了七年之久。

 

日子就是这样迅速却又缓慢,有了一个对照之后你仿佛连时光飞逝这样的话都觉得累赘,但沉下心之后再去品位,总有什么是经历了岁月打磨,从来都没有改变过的。

比如,叶修之于他。

 

“小丫头,知道你许爸爸和你叶爸爸为啥冷战不?”

在一个访谈中中场休息的上镜大明星在叶飒飒身边一屁股坐了下来,语气中带着明显的哄小孩儿和八卦成分,配合着他的一张俊脸怎么看怎么有股违和感。

叶飒飒觉得有些不忍直视,于是默默低下了头装作认真做作业的样子。

“哎你别不理我啊,我是真知道你那俩爸到底为啥吵架。”见叶飒飒一副不想搭理自己的模样,急于分享八卦的黄少天连忙凑了过去,“你要是知道了不就能看情况劝架了吗!”

听到这话叶飒飒才有些好奇的看过去,黄少天一边想着这孩子还真乖怎么我跟文州领的那个就鬼灵精怪的,一边像是地下接头一样凑过去跟叶飒飒咬耳朵。

 

“嘿嘿我告诉你吧,是因为你叶爸爸的新电影,想让你许爸爸复出唱主题曲。”

叶飒飒将书竖起来挡在自己的脸前,努力让自己做出一副并不是很好奇的模样,其实小耳朵竖的老起,一字不漏的将黄少天的话都听了进去。

 

“本来老叶也是好意,谁想到这事儿没跟蓝河商量,蓝河那头不愿意,结果就闹了点小矛盾了。”

叶飒飒撇撇嘴,心中的天平毫不意外的歪向了蓝河那里。

都怪爸爸不跟爸爸商量,她想。

 

 

蓝河觉得自己该找个机会跟叶修好好谈一谈。

毕竟这么双方谁也见不着谁的情况实在有些不利,而这些想法在电话里又没有办法说清楚。

他有些苦恼的坐在沙发上。

 

叶修刚跟他提出让他唱主题曲的事儿的时候,他着实惊了一下。

他从未想过能够再唱歌,当然对于舞台的憧憬从来没有改变过,这样的情绪在自己的组合刚解散时尤为明显。

蓝河当然明白叶修这么做的理由吗,回到舞台是扎在他心底的一股执念,这种执念总是在找机会从蓝河的心底抽出芽来,然后依循着那一点不甘心为养分,慢慢将他整个心脏都牢牢抓住。

叶修说过自己在很早其实就已经知道他了,也正因为这样叶修能够知道他的执念。

然而现在有足够养分抽枝发芽的时候,蓝河却退缩了。

 

也许是离开了那个地方太久,也许是因为原本就不是他的原因而走向失败的那个结局,又或者是将他内心的想法公布出来并实现的行为让他太猝不及防了。

总之他下意识就拒绝了这个建议。

在那个时候叶修微微皱了皱眉,蓝河心里则“咯噔”了一下。

到最后叶修叹了口气,对他说:“小蓝啊,你其实可以不用活得这么小心翼翼的。”

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在那之后第二天他就跟着黄少天飞到了其他地方,带着双方微妙的沉默以及来不及理好的思绪,蓝河一路上的心情实在算不上愉快。

黄少天应该是知道叶修的决定的,他见他的助理整个人像被抽去了水分一般杵在那儿,走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试图安慰:“你要知道老叶其实就想帮你实现个心愿,男人嘛,总有些莫名其妙的救世思维。”

蓝河勉强的笑了笑。

 

如今冷静了下来,他开始有足够的时间去将自己的思维逐条分类,将一团乱麻一般的想法抽丝剥茧,一缕缕的摊平审视,到最后他开始惊讶的发现,他现在已经能坦然的将那渴望着抽支的执念连根拔起,扔出他的心灵之外。

他已经有了比舞台更执念的东西,它们早就在他心底长成了参天大树,并霸道的将他的所有称之为念想的存在都变为了自己的养分。

我的心里好像已经装不下别的什么了。

这样的认知让蓝河觉得惊讶且惊喜,最后落到唇边凝出一个释然的笑容来。

并不会觉得有负担,爱情本来就是甜蜜的负担。

这样想着的蓝河觉得自己有些坐不住了,从前他不会在叶修进剧组的时候过多的去打扰,现在却只想立刻开车过去告诉对方自己的想法。

 

我有了比舞台更在意的人和事,所以以前的那些执念我都不需要了!

他起身打算先把叶飒飒接到苏沐橙那里,然后再开车去找叶修,然后打开门的一瞬就看到自己想要立刻见到的男人正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把钥匙有些惊讶的看着他。

 

叶修悻悻地将钥匙放回了口袋里,正要说点什么的时候,自己的爱人走上前几步将自己紧紧地抱住了。

“???”这是什么操作?

叶修难得的懵逼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发出了低沉的笑声。

 

他们之间的默契已经无需太多的言语,叶修双手环过蓝河的腰,将人半抱半带着回到了屋内。

一时冲动的后果就是蓝河的耳朵到了屋子里还有点红,他不自然的咳了一声,企图转移话题:“那个……你怎么回来了。”

“想你了呗。”叶修耸肩。


蓝河的喉咙滚了滚,到底还是没好意思将“我也想你”这句话说出口,他摸了摸鼻子转移了话题:“那个……那天的事情。”这么说着,他突然觉得不太对,话还没说完就笑出了声:“噗……不对不对,那天我虽然有错,但你不跟我商量就做决定,你也有错。” 

“我一直觉得你太独立了。”叶修笑了笑,虽然话是这么说,但语气却是宽容的,“你其实可以多依靠我一点。”

蓝河一愣,心中的参天大树总是拥有足够的阳光,尽管霸道,却从未让他觉得讨厌,他微吸了口气,郑重其事:“好。”

 

“说起来你刚才出门是要干嘛?来见我?”

“我其实想先接飒飒回来的。”

“……”

叶修撇了撇嘴:“所以说小蓝啊,你不觉得那丫头太粘着你了吗?”


蓝河有些惊讶,说话都带着点停顿:“这、这说的什么话,你在剧组里的时间长,飒飒当然跟我比较亲近一点。”

一进剧组就变成从世界上完全消失的叶导有些心虚的揉了揉鼻子,他当然不会在这里承认自己其实稍微有点吃那小丫头的醋。

 

自己从学校回来,刚进家门就看到自己的两个爸爸黏糊在一起的叶飒飒冷漠地带上了门,觉得自己前几天的担心简直是蠢的可以。

“要不今天晚上去苏姨姨那里凑合一晚吧。”

这么想着的叶飒飒,拿出了自己的儿童手机拨通了手机中苏沐橙的号码。



end。


总之……现在还没取关我的都是小天使!



评论(10)
热度(321)
© 隰有荷华 | Powered by LOFTER